香港道訊 (第184期)

2021年8月出版

  在現今社會中,如果出現了甚麼問題,特別是一些重大的社會事件,大家便會去追究責任,看看誰人或甚麼機構需要負上責任;然後,把責任誰屬與相關的處分或賠償完成後,大家就認為事件處理完畢,可以結案。這樣的做法可能是大家都已經接受或習慣了的。但是,靜心一想,卻使人有一種把責任「數量化」的感覺,那就是責任可以被量度,可以被抽離,可以被計算的,一如商品一般。如果我們把層次拉高一點,或者正確地說,把責任回歸到道德的層面,那責任是不應被數量化,也不應是計算式的,而應該是出自內心的真誠、正義、愛心等高尚情操而非利益的價值,這也是我們所說的「責任心」或「責任感」。我們今期的主題就是「責任」。

  首先李達義的〈天賦的責任〉認為鳥獸為了繁殖後代所承擔的責任,完全是一種無私的奉獻。雀鳥把孩子撫養到羽翼豐滿之後,孩子便會離巢而去,不再回頭;有些生物在孩子成長之後更會自然死亡。物種之所以能夠生生不息,有賴於天地設置的各種客觀條件,讓物種得以存活,同時亦有賴於天地賦予人和生物的延續後代的責任心。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更加應該順應自然,不單生人養人,還要教人育人,使後代成為積極負責的社群分子。林漢標的〈道家責任觀的時代意義〉提出現今社會彌漫著卸責的風氣,總喜歡把過失推卸給別人,自己不願承擔後果,這種行為只會令社會更加分化,對未來的發展沒有好處。而道家的責任觀源自於「道」,認為責任心是源自人類內在純樸的本性,是一種自覺地發自內心體現責任的精神。道家又認為,人們履行責任除了要做好自己外,更應向外擴展至朋友、家庭、社會、國家,以至整個大自然,這與時下充滿個人主義色彩的卸責歪風成了強烈的對比。心言的〈全真戒律清規中的社會責任及意義〉則以全真教的戒律和清規為例,提出戒條不只是規範個人的道德行為,禁止惡行,當中亦有規勸的內容,及告誡弟子履行社會責任,關心國家人民的福祉,關心大眾疾苦等。至於朱耀光的〈承負:中國式責任〉特別指出道教《太平經》的承負說是從長距離角度論述人的善惡報應,從而為今人定位,一方面承擔前人所種的福禍,另一方面也努力為後人積德積福。承負是中國式責任,有異於西方個人式的責任,很值得大家思考。

  目前世界各地正全面施打新冠肺炎疫苗,但與此同時,變種病毒卻又不斷出現,使得大家仍然未能安心,也許大家趕快接受疫苗注射還是最緊迫的責任吧!

內容簡介

編者的話 / P1
【全真傳真】不忘初心 / P11
天賦的責任 / P2-3
【沿河慢步】責任是甚麼 / P12
道家責任觀的時代意義 / P4-5
【香港地】魯班先師 / P13
全真戒律清規中的社會責任及意義 / P6-7
【中西會】《此道非道》的智慧 / P14
承負:中國式責任/ P8-9
【不不集】賴皮人生 / P15
【道漫漫】《全真清規》的戒與罰 / P10
【非常夢】躺著 / P16


督印:黃健榮     主編: 趙球大 出版:香港道教學院
地址:新界屯門青松觀路28號綜合大樓三樓 香港道教學院 電話:(852)23708870  電郵:hktc@daoist.org
2000 - 2019© 青松觀有限公司 * 版權所有 請勿翻印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