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道訊 (第199期)

2024年 2 月出版

   「私隱」可以分為「私」和「隱」兩方面。「私」,今天可統稱為「個人資料」,每談及此,我們可能馬上便會想到近年極為「興盛」的騙案,因而對於別人在收集個人資料時都會保持警戒的態度,甚至採取「有殺錯無放過」的做法--凡是涉及個人資料一概不予提供,務求不為騙徒有機可乘。然而,在今天資訊極之發達的商業社會下,我們主動的私隱保密真的有效嗎?反過來說,對於一些特別人士(如政治人物)故意匿藏個人資料又是否會變成一種藉口來剝奪公眾的知情權,危害社會利益?至於「隱」,明顯是指不欲別人或外人知道個人知道的事情(秘密),但同樣地,過度保護或保留個人知道的「秘密」又會否造成決策的不透明或文化、文明傳承的斷層?也許,事情總有相對的兩面,對私隱的拿捏必然受到社會環境、文化背景、價值判斷、信任程度等所影響;那麼,我們幾位主筆對私隱又有何看法呢?
首先,李達義的〈自己私隱•自己保護〉提到利用網絡去非法獲取別人私隱、騙財騙色,是近來常見的犯罪手法。網絡,可以為善也可以為惡,提防被網絡所傷,我們要時刻保持警覺,妥善利用網絡。有些犯罪方法已經用了許多次,媒體亦報道了很多,但是依然有人墮進陷阱,其中還不乏有識之士,說明很多人沒有留意時事,不知道社會的發展和變化。隨著科技進步,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似乎愈來愈受到挑戰,作為一個普通人,為了保障自己的私隱,我們還得靠自己。林漢標在〈道不輕傳vs道行天下〉認為中國土生土長的道教雖然在文化上的滲透力十分強大,但是每年皈依道教的信徒人數卻不多,這或許跟道教對於私隱的觀念與及傳教的方式有關。在古代農業社會,「道不輕傳」的觀念根深柢固,但站在弘道的立場而言,面對道教的信徒減少,部分珍貴的道法失傳,道門可能要思考這種師徒制的傳教方式是否仍應堅持下去?至於心言的〈道教修行的「私」和「隱」〉則通過道德、智慧、密法等方面探討道教對「私」和「隱」的看法,他認為道教尚「隱」而不尚「私」,隱藏智慧而不求私利,這也是道教教義的反映。朱耀光〈私隱:現代人之保護衣〉指出私隱是現代文明核心價值之一,它彷如一件保護衣,使個人在社會裡安心生活,但現今世界已進入大數據時代,「人」變得透明,只會化為一堆數據,我們將會生活在一個沒有私隱的社會。
最後,上期介紹了新專欄【難道集】,今期作者詹益光兄便來個「夫子自道」,那麼,就讓我們再來歡迎他一次吧!

內容簡介

編者的話 / P1
【全真傳真】廣東全真派冠巾 / P11
自己私隱•自己保護 / P2-3
【沿河慢步】「私隱」及「私隱權」的利用和掌控 / P12
道不輕傳 VS 道行天下 / P4-5
【香港地】龍母 / P13
道教修行的「私」和「隱」/ P6-7
【中西會】給「科學怪人」正名 / P14
私隱:現代人之保護衣 / P8-9
【難道集】說「難道集」/ P15
【道漫漫】《真誥》中的眾仙真教戒(四) / P10
【非常夢】年度漢字 / P16


督印:黃健榮     主編: 趙球大 出版:香港道教學院
地址:新界屯門青松觀路28號綜合大樓三樓 香港道教學院 電話:(852)23708870  電郵:hktc@daoist.org
2000 - 2019© 青松觀有限公司 * 版權所有 請勿翻印 *